孟州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风叱天下 第三百四十二章 投怀送抱

发布时间:2019-09-13 20:59:05 编辑:笔名

风叱天下 第三百四十二章 投怀送抱

“那天?!哪天!”凌风怔了怔,嘴角不由抽了抽。复制址访问

“凌少你这个骗子!雨荷再也不会相信你了!呜呜……”雨荷的声音随着一声哽咽完完全全地消失……

凌风砸吧砸吧嘴,只觉嘴中微微有些苦涩,就像是塞了一把黄连有苦说不出……

“本少倒想看看你到底是谁!竟然这么诬陷好人!”

凌风喃喃一声,双手按在她的肩头,绝决一推,霎时间一张清纯娇嗔的脸蛋呈现在自己面前,像极了月光照射下白皙无暇的美玉吞吐着玄妙灵动的光泽,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俨然若是镶嵌在星空中璀璨夺目的宝石,纯粹无垢让人仅仅看一眼便会记住一辈子!

她本就比自己矮上一头,此番俯视般的对望,自己和她的距离更近了几分,微弱急促的呼吸是那么的清晰,完美的轮廓更是硬生生满塞自己的眼帘,凌风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目光中除了她再容不下任何一人一物。

似乎仅仅看着她,整个人都是有种徜徉在春风中的感觉,刚刚被诬陷的苦闷也随着这一缕风悄然消逝!

凌风猛地将她揽回怀里,摸了摸鼻子,细细回想自己到底有没有见过她,不过看着她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觉!

难道自己真的见过她?甚至和她还有着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经历?

“你抱的人家好紧!”

女子娇嗔一声,硬生生地从怀里钻出来,精致的脸蛋紧紧贴在自己的下巴半分处,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盯着自己,其中隐隐间竟是泛动出一丝说不出的好奇和欣喜。

凌风眯了眯眼,想起了什么似的,漆黑幽深的双目中不禁闪过一缕精光,颇有几分不确定地问道:“你是郑琪儿?”

“原来你现在才想起来!那你之前还抱人家……”郑琪儿古灵精怪地白了凌风一眼,脸上满是埋怨。

凌风尴尬的笑了笑,“是你自己扑过来的好吧。”

闻言,郑琪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白皙如玉的脸蛋上徒然凝生说不出的欣喜,“逗你玩的啦,只要凌风哥哥你能想起琪儿,琪儿就很高兴了!”

凌风皱了皱眉头,“哥哥?”

“不叫你哥哥还叫什么?”郑琪儿再翻了翻白眼,古灵精怪地说道:“难道要叫你相公?!”

“相公?!”凌风怔了怔,不由地咽了咽口水。

“我们俩都有了肌肤之亲,而且你也是第一个抱琪儿的男子,不叫相公叫什么?”郑琪噘了噘嘴,一把搂住凌风。

凌风只觉胸前传来凶猛而又温柔的撞击,生生怔了怔,不由地咽了咽口水,可还是理智地说道:“等等……肌肤之亲?!”

自己当日在天水阁救了郑琪儿和他哥哥郑子昂,自己在离开现场的时候确实抱了郑琪儿,可是除了抱却没有碰她半分,哪怕丝毫的亲密动作也没有,更不要说肌肤之亲了!

郑琪儿眨巴眨巴眼,脸上满是娇羞之意,“琪儿那日被坏蛋撕去了外面的衣衫,若不是相公相救,琪儿一生的清白都将毁于一旦。你抱着琪儿的时候,琪儿的身子全都……从那天起,琪儿就暗暗发誓,今生非你不嫁!”

闻言,凌风嘴角抽了抽,现在自己总算是明白了,郑琪儿原来是因为自己救过她,为了还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

虽然这种事自己现在想起来都有些狗血,可是却是真实存在着,自己上世的时候也是遇到过,而且还不止一次!

不过全部都被自己婉拒了……

凌风想着,本能地将郑琪儿朝外推了推,“咱们可是才见面两次,这是不是太过鲁莽了一些。而且婚姻大事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咱们……”

“难道你不想要我?!”郑琪儿咬了咬嘴唇,眨巴眨巴眼,灵动水灵的两颗明珠中满是泪花。

凌风摸了摸鼻子,“你还小,什么都不懂。”

闻言,郑琪儿贝齿轻咬,吃吃地道:“琪儿怎么能不懂!自从那天见到了你,你的一切就深深烙印在了琪儿心里。睡觉前想的是你,做梦梦到的也是你,就连被公孙子都那几个坏蛋抓走的时候心里想的还是你!琪儿当时真的很害怕,害怕永远都见不到你了,更害怕不能为你保住清白的身子……”

说着,郑琪儿水灵的眼中的泪花滚滚而下,在她如玉的脸蛋上勾勒出道道可人怜惜的印痕,“自从小金金过来救我,琪儿才是见到了曙光一样,再次充满了继续活下去的希望……呜呜……你救了琪儿两次,琪儿今生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今生为你做牛做马,为你生娃养家……”

“这算是被表白吗?”凌风怔了怔,如同一尊雕像生生僵硬在原地。

郑家儿女向来有血性,做事也向来有原则,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可是一个女孩子能够说出这么样的话,这不单单说明郑琪儿是勇敢的,也说明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真是无可替代!

而且无论是什么样的女子,在她的内心深处都有着不可触碰的柔软和怯弱,她能将自己真实的想法以如此方式和盘托出,自己想象不到她内心是做了多少次挣扎,多少次纠结才迈出的这一步!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饶是凌风再坚硬的内心此刻也是春风润物一般略微有些动容!

“你……”凌风话还没有说完,郑琪儿一把扑进自己怀里大声啼哭起来,凌风分明感觉到那两行滚烫的热泪浸染自己肩头的衣衫,湿意竟像是一道涟漪向着自己周身蔓延。

凌风本来打算说不合适、你还小之类委婉的言辞,可是自己最怕女人的眼泪更怕伤了郑琪儿那脆弱的心,想说的话竟生生咽在了喉咙里,心想自己就先只这般静静地立着吧,反正也不做什么过份的举动,也不会趁机占她的便宜。

而且她此刻也需要一个坚实的肩膀,自己借用一下也是应当,单凭胖子和她哥哥郑子昂的感情,自己和郑子昂间接的感情,这个忙也是需要帮的。

况且助人为乐,向来是我辈习武之人应有的担当!

良久,郑琪儿在一番哭泣之后,情绪才算是平缓下来,略微一番抽泣后,埋着头说道:“抱抱我!我想让你抱紧我!”

闻言,凌风冷吸一口气,本想拒绝来着,可是一想到这个丫头在数次大波折后,内心一直在承受着族人亲人离去和各种惊慌恐惧这些常人难以想象的煎熬,也挺不容易的。

而且她此刻内心异常的脆弱,不能再受到丝毫的伤害,单单为了她以后的武道之心自己也得义无反顾地这般做,索性也不再有什么顾忌,将双手一合,将她死死拢在怀里。

“你其实很好,长的漂亮,也够善良……”

“不要说话!让我静静地躺在你怀里,静静地听听你的心跳。”凌风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是被郑琪儿生生打断!

凌风砸吧砸吧嘴,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就这般静静地抱着她,也不说话。

良久,似乎郑琪儿眼角的泪也流干了,嗲嗲地道:“听小金金说,它还有个妈妈,而且小金金说它还有好多大娘二娘三娘……”

闻言

,凌风嘴角抽了抽,不过转瞬间想起了什么,急道:“他说的不错,我有妻子了而且还不止一个,所以你嫁给我肯定不合适,受气不说,我还很可能冷落了你!”

凌风说着暗自窃喜起来,心想小金金总算办了一件正事了,自己用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郑琪儿肯定会知难而退!

“我不介意!”郑琪儿头又深深埋了埋,吃吃道:“如果有姐姐,琪儿就甘心做小,洗衣劈柴,烧火做饭琪儿都可以干的来,相信一定可以和姐姐们相处的很好。”

“呃……”凌风彻底无语,本以为郑琪儿会认为自己很风流,然后悻悻而去,哪知会有这么一出,“能相处的很好?!你是能相处的很好,倒霉受罪的可是我!”

这话凌风当然不能给郑琪儿说,不然她再是一番狂风骤雨般的哭泣,自己可扛不住。

凌风当即轻咳了两声,委婉地说道:“这样不太好吧,你堂堂郑家的大小姐,若是做妾,我要是你家族的长辈非得活活气死不可!况且本少还只是家族的庶子,和你也是户不当门不对,以后肯定会委屈了你!”

“爹爹那边你就不用担心了……”郑琪儿略有几分羞赧地道。

“什么意思?!”凌风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郑琪儿头再是深深埋了埋,“实话告诉你吧,自从你那日救了我,爹爹便是知道你看了琪儿的身子,在和你师傅凌正商量之后便已经决定将琪儿许配给你了。而且还得到了你父亲凌正将军的首肯!”

“什么!”凌风嘴角抽了抽,心中不由暗骂一声,“原来是凌正这厮,看我见到他不摔他!”

“怎么了?是不是很惊讶!”郑琪儿猛然将头从凌风怀里钻出来,眨巴眨巴眼,得意地笑了笑,“之前琪儿还担心相公不从,可是后来证明后才是知道,相公心里原来还是很在乎琪儿的……”

凌风怔了怔,突然有种被骗了的感觉,之前这丫头还一副伤心断肠的模样,现在又是一副吃定自己的样子,也太特么会演绎了吧!

凌风正想着,刚想说话,一股温柔中附带着几分淡淡的香甜之意从嘴角传了出来。

郑琪儿竟是踮起了脚尖给了自己一个深情的吻!

凌风怔了怔,俨然还没有反应过来,郑琪儿竟是一个鱼惯而退,如同一只受惊的白兔缩回自己的怀里。

凌风砸吧砸吧嘴,感觉嘴角有点甜,像沾了蜂蜜一样,可是转瞬间便是想起来,自己和晴儿月儿认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吻过她们一次,谁曾想如此初吻竟是让郑琪儿这个丫头夺了去!

凌风越想越觉得吃亏,猛然将郑琪儿从怀里推出,嘴毫不犹豫地贴了上去!

自己肯定不能吃亏,损失的一定要赚回来!

宝宝健脾吃什么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的原因
腹泻严重拉水怎么办
婴儿流鼻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