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州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她永远是我的保护神

发布时间:2019-09-14 08:25:14 编辑:笔名
摘要:看得出来,她那张清秀的脸分明还浮现着淡淡的笑容,她的身上,依然散发着淡淡的荷花清香,这淡淡的笑容和淡淡的荷花清香,让我怀念思索了40多年。一个人要走向成熟,需要多少位老师为其付出多少艰辛和代价啊! 接到老同学的电话,两个小时以后我就登上了飞机。公文包里,除了一瓶名贵的荷花型香水,几乎没有任何东西。我走得如此匆忙,是要赶到故乡去见病危的老师。
飞机在蓝天白云间穿行,归心似箭的我无暇观赏天空中的绮丽景色,两个小时的飞行,平时觉得短促,今天觉得漫长。面对笑容可掬的空姐,我仿佛又看到了亭亭玉立在教室里的,令我一生都难以忘怀的苗老师。
她姓苗名梓萌,从小学三年级到六年级,她就一直是我的班主任老师。那时候,我10岁,她18岁,是我的语文和音乐老师。一个10岁的男孩子虽然不谙世事,但其野性已初见端倪。记得有一次,她带我们去学农,在学校附近的田里插秧,我就把一条大蚂蝗偷偷放进她脱在田坎上的鞋子里,害得她插完秧穿鞋时被吓得失声尖叫。“苗老师,怎么蚂蝗偏偏爬进你的鞋里呀?是因为鞋里洒了香水吧?”记得,当时我曾以胜利者的姿态说过这样的话。她身上时常有一股荷花清香,在教室里都能闻到,这股清香,到如今还在我的记忆中弥漫,沁人心脾的清香气息,一直熏陶着我,只到两鬓飞雪。可在当时,野性和叛逆之心曾使我把美和温馨当成妖风毒雾。
“旅客们,飞机已在降低高度,再过15分钟,我们将降落在江城机场。”扬声器里传出空姐温柔的声音。我就要回到故乡,回到我的苗老师身边了。苗老师变成我的保护神,是文化革命开始后不久。那时候,我已上四年级,一个红色的语录袋,一本红色的毛主席语录变成了我的全部课本。年纪小当红卫兵不够格,那就当红小兵吧。虽然只是所小学,但革命却同样如火如荼,铺天盖地的大字报贴满了整个校园。苗老师出身不好,有海外关系,平日爱打扮,有小资产阶级倾向,仅凭这几条就足以挨批判。更要命的是她在背地里给几名喜欢唱歌的同学传授了[咔秋莎]这首歌,这在当时可是了不得的事。
就这样,她挨批斗了,被关进学校的柴棚里,学校组织了几名革命派和红小兵看管她,要她交待问题,我就是红小兵之一。有一天晚上,轮到我和一个革命派值班。这个人原来只是个打钟的工友,后来因革命干劲大,整人厉害就被提升为一个小头目。他模样很丑,秃头,满脸的疙瘩。我有点厌恶他,他也很不喜欢我。夜深人静时,他的老婆来找,说孩子病了,要送到医院去。他走了,柴棚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看守苗老师。“你要老实交待,为什么要教反动歌毒害革命学生。”这是我当时冲着苗老师喊的革命口号,尽管年纪不大的我并不知道什么叫反动,什么叫革命。苗老师没有说话,她只是静静地看着我,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看得出来,她那张清秀的脸分明还浮现着淡淡的笑容,她的身上,依然散发着淡淡的荷花清香,这淡淡的笑容和淡淡的荷花清香,让我怀念思索了40多年。一个人要走向成熟,需要多少位老师为其付出多少艰辛和代价啊!
在苗老师的病床前,我握住了她那已在渐渐变凉的手。几位老同学告诉我,如果我早到十分钟,就可以听到苗老师最后的呢喃细语,弥留之际,她还在念叨着我。我眼前的一切都在变模糊,我任凭泪水冲刷我的脸庞,泪花中,闪烁出年轻美丽的苗老师。还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柴棚里,苗老师在微弱的灯光下看书,我想睡觉,找来几张报纸往灰蒙蒙的破办公桌上一垫就躺下了。天很热,我只觉得浑身都在冒汗。这一睡,谁知道竟然睡出了天大的祸端。
天快亮时,那个秃头回来了。“起来吧,天要亮了。”他摇醒了我。我爬了起来,还没回过神,又听到这个秃头面对着破办公桌上那几张报纸在大声喊叫:“这是你干的,看看,你把毛主席像弄成啥样了。”他的眼里露出了凶光,满脸都是杀气。我定下神来一看,也惊得呆住了。铺垫报纸的时候,我并没注意那上面有毛主席像,经我一睡,经汗水一浸,加上灰尘,这毛主席像真的不成模样了。那年月,这可是要被打成现行反革命的大事。“天亮后你跟我到办公室去把这件事说清楚,小子,你完了。”秃头有些幸灾乐祸,他收起报纸,仿佛又找到了往上爬的资本。
“他还是个孩子,不留神闯了祸,你就不能善待一些放过他吗?”苗老师说着话,走到秃头面前,想把报纸拿回来。看得出来,她也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放过他,你拿什么报答我?别忘了,你已被停课交待问题,自身难保。”看着出水荷花般的苗老师,秃头的面目显得十分狰狞和猥亵。
我不知道自己是怀着一种什么心情走出柴棚的,后来柴棚里发生的一切我也不得而知。秃头没有告发我,学校也没找我的麻烦,我还是革命的红小兵,红卫兵,后来上军校,当军官直到如今。发生在那种年月,足以使我陷入灭顶之灾的事情并没有阻断我的前程。然而,这大好前程里,苗老师为我付出了什么呢?我依然是不得而知。上军校时我曾回故乡,回母校找过那个秃头,是背着苗老师去找的,我想问个究竟,然而,知情的人告诉我,这个人已死掉多年了。
在送走苗老师的那天,我把那瓶名贵的荷花型香水全部洒到了她的遗体上,我要在这扑鼻芳香中追思她,怀念她,在我的心里,她永远如同荷花一般美丽和圣洁,她永远是我的保护神。

(作者:际云)原创于2008-09-0

共 200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严格说来,这是一篇记事性的散文了。作为情感散文发表出来。[实习编辑:寒鸦]
1 楼 文友: 2008-12-20 10:41:49 老师,地位一步步的发生 这 变化,留藏再 记忆深处的 东西,猜测中或可证实!
2 楼 文友: 2015-09-12 19:25:22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孩子不消化的症状
小孩子口臭是什么原因
孩子流鼻血怎么办
热淋清颗粒主要成分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