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州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青帝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新五脉计划(上)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0:26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新五脉计划(上)

暗面

黑水滔滔,似乎比以前更大,望不到涯岸,波涛中也和以前不一样了,冰川还是连绵,但不时有着怪物露出海面,旋又消失在浪下,鸣声此起彼伏。

突有一个怪物自海中跃起,扑杀着猎物,又“轰”一下落入黑水,激得数里内黑水滚动不己。

“这是合并后的黑水,整个敌域冰川渐渐融化,无尽怪物在里面产生。”

只是黑水上,一个金青色太阳在沉浮,每一吞吐,都是食得万鬼万怪,又吐出了清清黑水。

而有意识的怪物,都纷纷远避。

内部,天气晴朗,阳光普照大地,山川草木明澈如洗,各地城池逐渐恢复活力

在两界树根系所扎,有一座仙天展开成山脉,在山林间弥漫青色灵雾的是叶青五德仙天,还有一片弥漫红色云霞的山原,这自是红云仙天,她投降叶青的结果就是――仙天长期和叶青仙天对接,延续之前水火同炉共鸣作暗面超级大陆的基石。

这对于红云也是有好处,可加快青汉复苏,分享红利同时,无疑也是让她更深捆绑在叶青身上,算是让她无力抵抗的阳谋,而红云门的天仙也陆续在这里扎根,与黑脉的天仙产生往来,消弭隔膜,如果日久天长或还真会亲如一家。

正午时,明晃晃的阳光下,一个黑衣道人落在红云仙天外,任许多路过黑脉天仙的警惕目光看过来,也无动于衷。

“黑莲前来拜见故友。”

道人通传了仙天里的主人,他是分身前来,现同五脉中人,相互拜会无需遮遮掩掩,神情自十分光明磊落。

里面沉静了一会,一身红袍的高挑女仙出迎,相互稽首。

过去各份属不同派系,又都是亚圣中各擅胜场佼佼者,其实说交情是没有,竞争也没有,勉强过得去的关系而已,谈不上故友。

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两人同样尴尬处境和出身,就有必要亲近些,无论红云心里怎么想,面上也保持礼:“道友请进。”

“仙子请。”黑莲微笑。

两人先后入内,隔壁的山上,叶青分身看见这一幕,就是一凛:“红云现在是我的人!你黑莲,挖了幽云门一半墙角还不算,挖墙脚挖到我这里来了,莫非也想和红云来个水火合炉?”

所幸他还有后手,这时直接招来琼阳。

一身粉红桃衣的女仙很快过来,自给叶青剥了裙子,她道躯只剩下地仙,空有天仙元神而无可发挥,对不受控制命运心怀戒惧,此时感觉气氛异常,警惕看这个男人:“你想做什么?”

“……”

叶青分身习惯了她的抗拒姿态,扫了她一眼,淡淡:“叶裕几次对我说,你很思念你母亲,考虑到现在咱们是自己人……”

“谁和你自己人,你还不是用我当质子胁迫娘亲。”

琼阳微恼反驳,回首对叶裕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身陷敌营这段日子里,让她对叶裕的信任一次次刷新深厚,不是道侣胜似道侣,她无法想象如果没有叶裕陪着,自己怎么度过接下来的日子。

叶裕对她使了个眼色。

“……”

叶青分身心忖这种自己在自己面前与女人暗送秋波,是什么体会?

琼阳在叶裕的眼色下回醒过来,就一个激灵,转首问:“你要履行前约,放我回去了?”

“对,时候不早了,回去见你母亲吧。”叶青平静说,端茶送客,望着这对璧人携手离开。

…………

红云山?彤宫

礼乐声里,两人分宾主入座,侍女奉上来瓜果酒食,又躬身退下去。

黑莲扫了眼周围一应事物用度也不缺,并没有显得窘迫,但在他眼中这些都是空中楼阁,镜中花,水中月,当下长长叹息,也不虚言,就直接说着:“我们终是五脉的异类,难以相容,他日恐遭窥伺。”

红云不动声色:“叶青待我还是不错没有无礼。”

“呵呵,你女儿还在他手里吧?怎不放回来以示诚意?”黑莲揭开她的伤疤。

红云沉默,这是她心中绕不过的芥蒂,心底不由摇摆起来。

黑莲见之笃定,就要以此为突破口说服。

“娘亲――我回来了……”外面响起了琼阳的声音,让红云霍然立起,神情又有些意外而失措,这刻她不是亚圣,不是天仙,只是一个思念女儿的母亲。

红影一闪,少女已扑入她怀中,后面还跟着叶裕,让红云觉得有点尴尬,她手抚着女儿柔顺的墨发,感觉到女儿身心散发出的健康活力,才放下心:“你这孩子……有客人在哩。”

“啊?”

琼阳不由稍收敛心情陪坐在娘亲身边,端正姿态,望着对面的客人:“原来是黑莲叔叔,你们刚才在聊什么?”

红云握着小女的手,微笑不答,心底芥蒂无形消融了许多,尊重信任都是相互,叶青既这样,她也明白对方此举透出意思,知道分寸,心底有所倾斜。

琼阳见她没说话,又转首看见黑莲,觉得这道人脸色似乎发黑,不由奇怪:“黑莲叔叔脸色怎么不太好?”

黑莲道人脸色更沉黑,恨不得掐死这天真无知的小凤凰,叫她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这时回,不过他也是圣人心性,很快一笑:“恭喜道友母女团聚,看来我过来拜访还是有些积极意义。”

这有点揽功意思,但某种程度上也确实有所影响。

红云矜持点首,刚要赞同感谢,叶裕不动声色躬身后退,装级别不够贸然身处高端会面的尴尬:“臣告退。”

“哦,等等……”琼阳就要起来一起走。

红云见之暗叹女大不中留,没什么吃醋,她虽身女儿的本命道侣,但不会禁止她的正常男女情感交往,心底确实也认可了叶裕对琼阳的不离不弃,且叶裕凭依阴阳之气偶尔能爆发假格天仙力量,也确实值得重视。

尤其是黑莲也凝目打量这个出身黑莲宗附属仙门的年轻人,似乎有点遗憾为了交好红云门失去了这个优秀子弟,红云更是不可能将门内英才推回到黑莲那里,神情亲热,对叶裕神识交流了些女儿近况,语气温和是对待女婿一样,让女儿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才说:“你带琼阳去休息吧。”

“是!”

叶裕转身时,故意对琼阳使了个神色,却是日夜相处、风雨同舟,对她的脾气性子摸索得很准确,立刻就让这小凤凰在羞愤下又生硬坐回去。

琼阳不能不羞恼,她可是知道叶裕对自己没有什么窥伺,仅仅是相互知己,可不想让娘亲误会,免得以后知道真相取笑自己是没人要的小女孩:“叶裕你先走,我留下来陪娘亲说说话……娘亲,女儿可想你了。”

红云本来要支开人和黑莲密谈,但女儿这么一说,她心软了,就没再赶人,只等叶裕走后,殿内只剩下三人,她就封锁主殿,对黑莲:“道友请直言吧,这里没有外人,无虞泄密。”

黑莲目光落在琼阳身上,也心知这对母女的特殊情感关系,凤凰代代互为母女……她们是以卵形态漂流虚空,蒲公英一样随着虚空之风游荡到肥沃新土上扎根,先天灵树能吸引来凤凰光临,实际上作少数修为三百年万年的初代仙人很清楚,本域只有一棵先天灵树,最初吸引也只有一只凤凰,而当年捡到凤凰蛋将之孵化并且加以照顾的人,不是祥云道人,只是一个名叫琼阳凡人少女……

这黑衣道人收回打量琼阳的目光,暗自感叹此女的运气,再重新又增加了一重禁制,才开口:“我刚在青珠那里回来,道友也知青珠眼光怎么样,这点甚至你我,都有所不如。”

红云心动,沉吟:“确实,青珠道友最擅长乱局突围一线生机,目前说起处境,他也比我们更困难,如果是拉人下水的话,黑莲道友你也不会听,那就是他看到了什么机会?”

琼阳听得只觉有些无聊,左看看右看看。

黑莲又看了她一眼,转向红云:“青珠道友想要牵头,建立新五脉。”

“新五脉?”

红云一怔,脸色变化起来,目光闪烁:“这……怎么可……”

“当然可能!关键在于道友你。”黑莲不吝溢美之词,对她说:“黑、白、赤、黄、青……你我与青珠道友就占了三脉,剩下两脉只要道友你再联系白云道友、黄云道友,祥云派系崩灭在即,却无人对两人开价,正是尴尬惶恐时,必会一拍即合答应下来……”

“这可立即补全,您岂不是居中为首?正是宁为鸡首不为牛后,更能自成一方势力,我等皆奉你为尊,威福自用,还用看叶青的脸色?”

琼阳的耳朵一下竖起来,心底浮现叶青那张欠揍的笑脸,这下可好,看你还怎么笑得出来……

说实在,这话有吸引力,红云沉吟,没有立刻给准话,只有所意动样子而转口:“兹事体大,容我三思,道友别忘记,我要看的不仅是叶青脸色,还有他背后的那个人,请给我些缓冲时间。”

宜春治疗白癜风医院
桂林牛皮癣医院
南京癫痫病
宜春白斑疯医院
桂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