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州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海藍小說茶花緣

发布时间:2019-10-12 16:01:32 编辑:笔名

  在中国的文学史上,著名诗人白居易取得的成就非常高,他有诗魔之称白居易有些诗以刻画人物著称,简洁而神似,如“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白居易的人生,留下了一個千古之迷,就是他的兩個妓妾,樊素和小蠻后來下落不明,其實這兩個人已經被他認為義女,為了使兩個女兒都能擁有幸福的人生,白居易只好忍痛割愛,把她們倆轉讓給最好的朋友,元稹和劉禹錫

  那一日,天色渐晚,元稹从客房来到后宅面见白居易,本来已经讲好,分别之时,要他再与樊素和小蛮交待一下,从此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次相见见面后,白居易低头沉思了许久,他突然讲出一句,说我就不去见她们俩了

  嫁女割走心头肉,悲苦哀伤泪水滴,不知明日可温饱,早起天寒多添衣

  原本已经讲好的事情,樊素和小蛮的身份可由妓妾转为女儿,两相情愿,皆大欢喜,然而经好朋友的劝说,两位爱女却要转让给他们,然后才能再去嫁人其实尽孝之事白居易认为已经不重要了,只是她们俩突然间就要离去,这就使白居易凭添了许多烦恼

  樊素和小蛮还住在老宅子那边,元稹清楚白居易此时的心理感受,他知道这种时候最好就不要再相见了樊素和小蛮重情重义,她们俩不会轻易就随同新主人上路白居易改变主意,是他的内心无法能承受如此沉重的感情波动,元稹轻轻点了下头,他也非常伤感,这么好的一个女儿,人家就割舍给了自己,日后自己该如此来待她他还不知道应该给樊素找个什么样的婆家那得多么优秀的男人才能配得上自己的女儿

  匆忙赶到白府的老宅,元稹直接就来到绣楼前

  此时樊素和小蛮两人正沉浸在悲伤之中,马上就要分别了,她们都有许多话要对父亲讲述,懂事未曾见爹娘,寻找温暖做绵羊,讨得秋娘心欢喜,从此才有幸福享樊素低头不语,她眼中已经饱含了泪水,当初走进白府时那一幕幕的画面,永远都刻画在她的脑海深处,那些场景,簇拥在一起翻滚着挥之不去樊素的嘴非常巧,她走进教坊那会就知道该如何讨人喜欢,在见到白居易之后,她找到了一个最佳时机当时白居易只是随便问了樊素一句,说叫什么名字,她便唱着自报了家门,还顺便捎带奉承了白居易一句攀素五岁入教坊,如今已练十年功,从前认识人一位,公子大名如春风樊素是竖着大母指唱完最后一句的白居易后来又和她讲了几句话,樊素都能对答如流,她根本就不却场所以后来白居易才有了那句,“樱桃樊素口”这一名句

  其实能唱歌那些人她们的嘴并不小,太小的嘴不利于发声,樊素的嘴形虽然不是太大,但她在教坊那里身体始终都没有发育好,她和小蛮人长的都非常瘦小,白居易留下她和小蛮,主要就是出于同情,后来她们俩随了白居易那已经是三年以后的事情,所说的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她们俩也正是生活在白府,身体才逐渐有了真正的发育感恩并非一日功,温暖幸福沐春风,艳阳三月时光好,小鸟展翅飞半空

  元稹来到楼内,樊素和小蛮就以为他和白居易一同来了,于是她们俩便急忙跑出门去观望元稹这才悲伤的告诉她们,说你们的义父就不来相送了樊素你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动身回家去

  那一刻时间仿佛凝固住了樊素两眼发直,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当初自己进白府就是来到老宅子这边,她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演出开始前,自己一直都依偎在外宅门旁那棵茶花树上,当时自己心里就象揣了许多小兔子似的,砰、砰、砰的乱跳个不停后来樊素一直都觉得,就是那棵茶花树与自己有缘,要不白老爷看好的是小蛮,他怎么就连自己也一同都收下了呢

  樊素盼望能有奇迹发生,她抬起头向外宅方向瞧过去,那棵茶花树正在微风中盛开着,然而此时,这满宅子也只有三五个闲杂人等,或许从此一别就再也见不到义父了悲从心头起,泪顺面颊流,樊素突然想起“贬茶花”中有几句歌词是这样写的,与是她便唱了起来:下凡姐姊都赶回,为何抛下茶花妹,肝肠寸断心已碎,天公怎就不做美元稹叹息着连连摇头,他知道白居易已经预料到分别的那一刻会难舍难分,所以他才断然改变主意,看来今天只能强行动手,否则说不定还会弄出什么意外的事情元稹分咐小蛮把樊素的包裹拿出来,其中还有许多银两元稹就摆手,说银子就不带了,我不能收了女儿还连带捎回去钱财,那些就给白府留下吧,只给素儿带些随身穿的衣服就行

  后来元稹没有别的办法,他只能强行抱起女儿,说素儿你要听话,我和白大人就有这样的交情,爹肯定会处理好你的事情然后就把她抱到了车上,只是在临行前,小蛮和樊素仍然难舍,两个人几番哭抱在一起,仿佛就永别了一般

  毕竟和元稹不是那么太熟,樊素虽然任性,可她此时也不敢闹过了份,后来她就朝着小蛮挥起手,并哭着唱起“贬茶花”的歌词,随着元稹就上了路

  为何就我茶花苦,何为就我啥都无,为何天宫回不去,为何就我偏偏哭

  元稹的性情与白居易相近,只要能把樊素带出来,他就有把握哄好了她元稹淡淡的问了一句,说素儿,你是从啥时候学会唱“贬茶花”的你唱的非常好,每次招待朋友,我基本都要听上一回樊素赶紧收住悲哀,她轻声回着话,说爹爹,素儿还是在教坊时,就学会了这一唱词,刚才实在是太过于悲伤,让爹爹见笑了,因为我和小蛮毕竟守候在白府十年了元稹点了下头,说人非草木,怎能无情,你也知道,来到白府我就提出要你做我的女儿,这是夺人之爱,可这么好的女儿,我怎能罢手呢不过素儿,贬茶花中也有喜庆的唱段,能不能给爹唱上几句不要总那么悲伤,其实有些话爹已经跟你讲的很清楚,你也因此不能再留在白府里,人生难修几层阶,丈夫疼爱做成爹,这个话你也应当能听过,白老爷他就做到了这一层,我这也是成人之美,我要让世人记住,白乐天他就有这样的人品

  元稹始终没忘掉要樊素唱几句“贬茶花”中喜庆的内容,他也是要她尽快摆脱掉悲伤的情绪樊素调整了好一会,她这才接着唱起来红尘美妙红尘好,天庭寂静人太少,男耕女织难看到,南来北往寻大嫂元稹及时与樊素开了句玩笑,说男耕女织怎么会难看到呢这一句我始终都没有听懂樊素就笑着解释,说爹你这是和女儿开玩笑呢,那是说在天庭之中难以看到元稹认真的点了下头,似乎刚刚才明白一般,但他马上又问了一句,说这茶花姑娘刚来到人间,她怎么就有了大嫂呢樊素听到这句,她果然就开心起来,原来元大人也如此祥和,他待人宽厚,看来自己的命运还真就和那贬茶花中的茶花姑娘差不多,原来投身红尘还有这么多美妙的生活樊素还是认真的解释,说爹,其实这一句你也明白,你就是要素儿能尽快的开心起来茶花姑娘她在天宫中是一位花仙子,她开始只知道红尘中有温暖、有恩爱、有交往、有幸福但人间的女人几乎都不出门,这是她在此之前不知道的,因为天上一天,人间一年,人间的许多事情她并不清楚,所以茶花就必须要这么唱元稹点了下头,说素儿,你非常聪明,所以你就得到白大人那句“樱桃樊素口”的美誉,但爹现在想和你说的是,你要尽快想办法改变自己过去的形象,那个樊素已经不再属于你了,她只能消失在白大人的生活中,这样,那个樊素才能永远的存活在历史的长河中人生在世,得一美名不容易,而你却是白大人笔下那么美妙的女子,素儿呀,爹可是替你把这件事情前后都考虑清楚了

  那、那、那,爹,难道素儿以后就不能再唱歌了吗樊素艰难的询问了一句,说如果那样,素儿真就没法能活下去,因为歌声已经溶入到我的生命之中,我没有办法再能去除掉元稹为难的点了下头,说你如果还要再唱下去,那你就仍然还是樊素,因为人们从你的歌声中,一下子就能把你确认出来

  不,不要这样,我如果不唱歌,一天都不能活樊素哀求着元稹,说爹,你要替女儿再想想办法,即使不让我去见人,那我也得要唱,我没有办法能停下来

  元稹摇了摇头,但他马上就瞧向樊素,说素儿,你再唱一句“贬茶花”,爹又觉得你好象是一个人,樊素就笑着回复,说爹,素儿原本就是人嘛元稹说,我的意思是说、你很象另外一个人樊素就随口唱起,茶花从此获新生,拜谢上苍沐春风,从此一路走过去,只与亲情来相拥

  元稹放声大笑,说女儿呀,你的运气真是太好了从现在起,你就是那位茶花姑娘了

  共 2 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为了给两个义女有更好的出路,白居易居然忍痛割爱把她们俩个分别转让给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也是著名的文人元稹和刘禹锡嫁女割走心头肉,悲苦哀伤泪水滴,不知明日可温饱,早起天寒多添衣带着诸多的挂念希望两个女儿都能拥有幸福的人生……作者把白居易是如何解散两个女儿的,两个女儿又是如何恋恋不舍情境描写得淋漓尽致……很多场景的描写不是作者随心所欲加进去的,而是人物在自然生活中的流露;人物的动作、语言、思想和心理状态,符合他们的出身和经历更符合他们的生活逻辑,贵就贵在作者写出了新意问好作者,,:锦妤【江山部精品推荐 2】

  1楼文友: 18:58:29 为了给两个义女有更好的出路,白居易居然忍痛割爱把她们俩个分别转让给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也是著名的文人元稹和刘禹锡嫁女割走心头肉,悲苦哀伤泪水滴,不知明日可温饱,早起天寒多添衣带着诸多的挂念希望两个女儿都能拥有幸福的人生 作者把白居易是如何解散两个女儿的,两个女儿又是如何恋恋不舍情境描写得淋漓尽致 很多场景的描写不是作者随心所欲加进去的,而是人物在自然生活中的流露;人物的动作、语言、思想和心理状态,符合他们的出身和经历更符合他们的生活逻辑,贵就贵在作者写出了新意问好作者,,:锦妤 我的江山,我的梦想

  2楼文友: 06:25:09 昨天完就下线了,先生的系列文章真是精华,名副其实 我的江山,我的梦想

小孩子怎么补充维生素D效果好
治疗拉肚子的好方法
双鲸维生素D滴剂孕妇能吃吗
儿童补钙的最佳时间是什么时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