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州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重生之造化医圣 【040:徐才哲被抓;入户抢劫罪名】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1:42 编辑:笔名

重生之造化医圣 【040:徐才哲被抓;入户抢劫罪名】

徐才哲在KTV晕倒后,他的朋友便连忙将他送到医院,徐才哲在医院清醒以后,没有期待中一众关切的眼神在身边,有的只是一众面无表情的警员。

“你涉嫌一起入户抢劫案,现被北郊公安局逮捕…”

面对带队警员冷酷的声音,徐才哲顿时有些蒙,可还未缓过神来便被一众警员架走。

徐仁国闻讯后近乎奔溃,公司现还是一个烂摊子,被袭击打砸的事件还没有处理,宝贝儿子徐才哲这却又出事了。

他第一时间赶到北郊公安局,但面对铁面无私的北郊公安局局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徐才哲花重金请匪徒打砸“仁和堂”诊所的案件已经调查清楚,被抓到的七名匪徒供认不讳,他们确实是被徐才哲指使,故而才犯下大错。

徐才哲归案后,起先并不承认,但面对七人一致的供词,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最后徐才哲才承认,他确实请了十二名西京混混打砸“仁和堂”诊所,但他们并不是匪徒,他也绝对没有设计入户抢劫一事。

徐才哲不笨,他很清楚寻衅滋事和抢劫的区别,寻衅滋事最高才判五年,下无界限,相信以父亲徐仁国的财力,他拘留上几天就可以安然无事的出来了。

但抢劫就不一样了,在没有造成人身侵犯的情况下,一般抢劫是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而入户抢劫却很为严重,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虽说不会有无期徒刑或死刑这么严重的后果,但如果真的被定性为入户抢劫,那纵算他父亲徐仁国有再多的财力,徐才哲他也免不了要面临牢狱之灾。

但事以愿为,虽说入户抢劫是当时柳向荣授意之下苏谦才说的,但苏谦也没有想到,之后在检查财务之时,确实发现有两万五千元的现金不翼而飞,在重新翻看当时的监控视频时,才现在,是被其中一个蒙面人翻出后抢走的。

这样的结果让徐才哲难以接受,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些混混会不听他的话,他之前就怕事情后面会败露,还特意提醒过他们,除过打砸以外,不要伤害人,也不要拿任何东西,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混混根本就没有把他的话当成一回事。

徐才哲极力想证明自己的清白,但现在却百口难辩,入户抢劫罪已经要扣在他的头上。

徐仁国近乎奔溃,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怎么可能让儿子遭受牢狱之灾,他请律师,想办法通融,准备了大笔的钞票,但此时的北郊公安局却宛若一个铁通一般,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对于北郊公安局局长来说,他不能在这件事情上通融,因为这件事是柳向荣嘱咐过的,柳向荣也在密切关注,他谁都可以怠慢,但对于柳向荣,他绝对不敢怠慢。这位铁书记,名声在外,他不敢得罪,除非他不想再当这个局长了。

苏东在第一时间也收到了北郊公安局的通知,但对即将要面临处以重刑的徐才哲,苏东也很为惊讶。

苏东对刑法并不熟悉,不知道这样一件事情竟要处以这么重的刑法,不过苏东并不觉得徐才哲可怜,当徐才哲将不好的心思安在他家人身上时,这个不好的结果就已经注定,苏东当时没有在暴怒之下找到徐才哲将他原地格杀,就已经算格外开恩了。

要知道,就算苏东要杀徐才哲,也会做得天衣无缝,让人根本查不出半点蛛丝马迹来。

……

省委书记办公室,此时大官云集。

S省省委书记,省长,政法委书记,纪检委书记等重要省委常委齐聚,听着省公安厅厅长郝爱国的汇报。

郝爱国在听到徐仁国和梁文化的话语之后,便第一时间致电给了省委,但由于事件太过于惊骇,省委让他亲自过来汇报一遍。

但在这时,却突然抓到打砸、抢劫仁和堂诊所的匪徒,郝爱国忙于组织下属警方突击审问,所以并没有第一时间赶到省委。

“郝厅长的意思是,前往江南餐饮公司和文化餐饮公司进行恐怖袭击的人并不是一般人?”

郝爱国的对面,一个仪态庄重的男子问道。

他莫约五十岁左右的样子,相貌堂堂,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一双漆黑的眼眸如射寒星,不怒自威,坐在那里,不说话便给人带来无可抗拒的气势压迫。

他便是S省省委书记书记—唐向凡。

“是的,书记”

郝爱国连忙点头道。

“时才我们抓获了另一起发生在今天早晨北郊辖区的打砸、抢劫事件,而之中的主案人正是江南餐饮公司老板徐仁国的独子徐才哲,也就是在这次恐怖袭击事件中的被害公司人的独子。”

“哦?”

听到这样的话语,唐向凡也是一怔。

随后郝爱国又将这几起不同时间的打砸事件向在座的阐述了一遍,唐向凡听完便皱起了眉头。

“莫非这几起打砸事件之间有什么联系?或者说,之后的恐怖袭击事件是出于报复?”

“书记,这不可能。”

唐向凡疑惑的声音刚出来,柳向荣便上前道。

“仁和堂被砸事件发生后,我正从雍城赶回来,和之前给您提说过的小神医苏东和一名仁和堂的女子,我亲眼目睹仁和堂诊所被砸、抢劫的现场,也和郝厅长调查一同调查过此事,当时并没有任何的断定,也没有查出主案人就是江南餐饮公司老板徐仁国的独子徐才哲,而江南餐饮公司和文化餐饮公司的恐怖袭击事件就发生在其后,这和仁和堂诊所被砸、抢劫事件好像并没有什么牵连。”

柳向荣说道,他很清楚唐向凡的这一番话是什么意思,矛头直接指向仁和堂,言下之意是江南餐饮公司和文化餐饮公司的被恐怖袭击事件是仁和堂的报复。

但仁和堂总统只有三人,苏谦还是半身不遂,钟灵只是一个姑娘家,有嫌疑的就只有苏东。

虽然在事件发生后的第一时间,柳向荣也有些怀疑苏东,毕竟人在冲动之下会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

,但听了郝爱国的汇报之后,他顿时就不怀疑苏东了,因为苏东虽然医术高明,但还是人,前往江南餐饮公司和文化餐饮公司恐怖袭击的已经不是人类了。

“柳书记的话很对,但是…”

郝爱国突然说道。

“我记得当时那苏东曾让我们帮忙查过一辆七系宝马的车牌,而那辆车的驾驶人正是徐才哲…”

……

清远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珠海治疗阴道炎费用
内蒙古治疗宫颈炎方法
清远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珠海治疗阴道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