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州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西风】幸福往事(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0:22 编辑:笔名
摘要:胡警在临退休前,接到一个神秘电话.我是幸福往事.我要抢劫.这个神秘男人总忘不了手铐和警棍. 1
胡大今天心情不错,到办公室时发现小雅将他办公桌上抺得跟明镜似的锃亮,而且在左上角弄了一枝映山红。三月,赣北满山满坡杜鹃象火焰一样,把人心里挠得舒坦温暖又痒痒的。这丫头昨天准是约会去了。约会踏青也不忘了师父。胡大看着正在电脑边做事的小雅,笑着说,Y头啥时,牵你那匹白马来让我溜溜。小雅抬起头脸上有点红说,师付,有你扬鞭的时候。
胡警是个老头,再过几个月就要退休,干了几十年警事。年轻时对工作总不免毛毛躁,恨不得几十年的真能白驹过隙,一晃就到退休,然后象退隐江湖的士人在山水之间逍遥自在。没想真到了这节骨上,心情还真不是那么回事。胡警有时在上楼时那楼梯间的一面整纪镜前,对镜中那个干瘦老头挤眉弄眼自嘲,春风醉花非我事,溪边茅屋可自在。
胡大捏着个杯子站在小雅傍边,看着小雅正在打印资料。这Y头和自己女儿同年,刚到室里时还扎着个辫子,让人一看就是个Y头辫子叫人喜欢,这丫头和谁都能拧都敢拧,见了胡警眉也低了眼也顺了,用她自已的话说,老爷子,您是前辈,是我老前辈。胡大笑,老前辈,我真的那么老么。小雅笑,走过来附在胡警的耳边,轻轻说了句,看到你老就看到了我爷爷。胡大笑,没想到临退休了,有个Y头倒认上了爷爷。
Y头,白马要早牵来,迟了爷爷可回乡下了,没这身皮,怕爷爷老了镇不住那烈马。
小雅说,老爷子,你放心,您老就是脱了这警服也是威风凜凛,威风八万里。
胡大说,是吗,我家丫头会捧人也会骗人,八万里不敢,方园八里还是咱自家菜地,威风八里我倒是我信。
电话铃响了,胡警抓起话筒,喂了一声,我是胡如文。奇怪对方明明知道通了,却不做声。小雅侧过身问:是不是对方又不说话?老爷子点点头说:该不是你家那匹白马想打电话给你,我老头子接了,他不乐意又挂了。小雅说:不会,我昨天还将有人往办公室打无声电话的事跟他说了,他说,这就怪了,还笑会不会是外星来电呐,你没听懂外星人声音呐。
胡警笑,如是外星人来电,那咱更得重视,更应隆重接待。
也可能是人家拨错了电话,刚拨通又发现了马上挂了。下午Y头陪爷爷去下步行街。胡大说。
外星人来电今天是第三次,第一次没当回事,拨错电话发现后马上又挂了。这种事生活中大普遍了。第二次胡警也没太在意,只是对Y头小雅提了句,小雅也只是笑了笑。不过小雅把这事告诉了另一个人,因为心里有点认为是那个打给自己的,结果被老爷子接了,那人心里有点不高兴便挂了。第三次电话铃响了,小雅想说,老爷子你别接,但又不好意思,结果还是老爷子接了。小雅又想,那人想自己的话,完全可以拨自己手机呀。但那个人知道自己号码后,从来没拨打过,找她时总是在她下班的路上突然出现。有一次她怪他,那人笑,这不你有点惊喜的感觉。小雅想,不错,这样突然他出现了,她心里确存在一缕又惊又甜的味道。
中午下班时,小雅精心补了下妆。小丫头沒见那人前,不大在乎更不用说对女人补妆这事热情。一次突发奇想,化了一次淡妆,那人眼晴里有一缕从来沒有的光芒,后来小雅每次出门时都不忘对镜化一次淡妆。女为悦己者容,说不会那人在回家的途中又突然出现吶。
那人沒出现,小雅急勿勿地到楼下,目光在四周都扫视了一遍,周围沒见那人影子。也许还在前面。小雅想,小雅有点小小的失望,继续前进,也许那人在前面拐角处突然出现,手里捧一大束花。这样的情况也曾出现过。
小雅是本地人,从办公的地方到家不远,拐个角再过十分钟也就到了。果然在拐角处出现了一个人,高个子一身黑西装,那人很绅士地对她笑了一下,很温和很阳光的笑,和那人一样。但不是那人,小雅沒回应,这样的笑大多了,她每天都遇到,但她一身警服在身,将这笑和温和都及时适度地阻在三米之外。小雅前行,不知为什么,她似乎感到她背后有一股异样,那缕微笑一直在追踪她。小雅突然回头,却见小巷里空无一人。

2
步行街进口处有六个大园球,阻止车辆入内。街内两边商铺,虹灯不停地变换四射角度或广告性的招牌字幕,街的中央为了让人休闲置了些大理石长条形石凳。一些商皈见机插位,摆滩设点,卖起零碎杂物。在大街的入口处有一个公共投币电话亭。全市这样的话亭几乎停用了,因为手机的普及。但这步行街的这个无人电话亭却在完好地使用。胡警喂进了一元硬币,拔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号码,袋里手机欢快地叫了起来。胡大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未接电话号码,不错,三个电话都是从这个电话亭里打进的。在接第一个电话时,没在意,接第二个时,办公室电话上来电显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接第三个电话时,这种感觉马上让老爷子有了方位感。虽然对方没做声,但电话通了,拨打电话周围的声音环境也漏了出来。这步行街的声声 老爷子是熟悉得如自己的掌纹弯曲纵横。胡老爷子将话筒挂好,出了电话亭四处溜了一圈。
全市大小街巷入口处都有天眼,不论谁进出都被摄像头拍得个正着。这几年城市刑事案件侦破率大幅提升,除了警察努力更得益于这全市无处不在的电子眼。小雅是这电子眼的行家,她一眼又看出了入口处那电子眼的角度有点不对。进出这电话亭的地方是一个盲区。当然个人电话己普及到千家万户,就连小学生做个数学题也可在手机里百度,谁还会用这个电话亭里喂币机呐。也许安装电子眼时根本就没将电话亭放到重要位置上,当然也可能是人动了手脚。
有了第三次,也许会有第四次,还可能有第五次,如果是人动了手脚的话。老爷子说,丫头回去告诉一下技术科,让夜晚来个人把摄像头弄一下。小雅说,是。但心里想,下班了,叫谁来弄?没办法夜晚还是我来一趟。她明白胡老爷子意思,白天不能弄,说不定打电话的人白天又在这条街上,弄了也白弄,人家打第四次电话前一定先给弄回去。只有在晚上人不知鬼不觉地弄,到他或她再来时,他或她绝对想不到天眼正阴森森地对着打电话的模样冷笑吶。
到了步行街,胡警象到了老家一样全身轻松又全身踏实着呐。十年前,他就一直在这条街上上班,说是上班,也就是穿着一身警服,拎着一个手铐或警棍在步行街来回巡逻。刚建步行街时,市面上不太安定,常有人生事,小偷也不少。胡警官那时虽个子不高,但一身警服加个锃亮的手铐在手上咔啦咔啦,也是威风八面。用刘眼镜的话说,胡警官是步行街的钟爷,大小鬼神远避。
刘眼镜和胡警官是发小。胡警在步行街当差时,刘眼镜还在乡下生三胎,前两胎都是花,没个带把的。乡下人都眼浅,没个带把的在人面前直不起腰杆子。刘眼镜要生个带把的,乡政府的计生干部又不同意,第二胎罚了款。听说又有了第三胎,要刘眼镜流产,刘眼镜不同意,乡干部较了真,拆了刘眼镜那家破庙一样的住宿地。刘眼镜意志坚决,一家四个活口加上半个活口在老婆肚里瞪腿到步行街卖眼镜了。
刘眼镜先是一个架子板在街上流动,卖太阳镜老花镜,后来租了店面,再又有了自家店面,卖起各色杂牌名牌眼镜。刘眼镜今年也六十了吧,六十岁在乡下不能算老人,耕作耙田挑水担粪事还要干,但城里人不一样,更何况刘眼镜现在也算是个富人除了眼镜店外又新开了一个金铺。两个女儿一人打理一个,自己在乡下和城里来回。
老爷子进了康健眼镜店,刘眼镜迎了过来。递过一根水烟杆,胡大挡了过去。和刘眼镜打了几十年朋友,和水烟杆也打上了朋友。刘眼镜说:胡哥,有事。胡大说:没事,过几个月就退了回乡下。刘眼镜说:退了好,退了我老刘陪哥去乡下溜跶。胡大说:那是。


对面新开了一家电玩店,一群年轻人在大呼小叫,情绪昂扬。胡老爷子便走了进去,一个黄发少年用手狂拍游戏板,打死你个臭警察。胡大心里一颤,但又马上明白过来,原来黄发少年正在玩一个游戏,这游戏名字又叫《打死你个臭警察》。咋这么个网游名字,胡大心里有丝不快,但马上释然,这游戏也许是外国版的。
警局里年轻人多。用他们的话说,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互联网经济,不玩网游的人很少。大学生中不玩网游的几乎可以说是另类。年轻人走在一块前段时间说《英雄联盟》网游,今年走在一起,一定必谈《打死你个臭警察》,这游戏据说是一个高中生编写的,有点象《打不死的光头小强》,上线时反应不温不火,名字叫《坚强的警察叔叔》。后来有人作了点修改,名字也改成现在的《打死你个臭警察》,没想到重新上线一下就火了。现在这个城市里大小电玩点,到处都是这游戏。
只是这游戏的名字不大让人心里舒坦,难道做警察的就这么让人痛恨么,看到这城里学生们都热衷于这游戏,心里喉咙管里象梗了一根鱼刺。小雅想,也许那个编写这游戏的高中生有什么经历让他痛恨警察,小雅想弄清楚,她在晚上也来到了电玩店。
几个正在狂呼乱叫的年轻人见警察来了,情绪收敛了些,不敢大张扬。那个黄发少年见了小雅,说:姑奶奶也玩网游呀。小雅知道他还想说下去,也许下面的话往浑处拐。小雅将警帽正了正,意思很明显,小子,敢犯浑,姑奶奶可不是吃素的。果然黄发没再说下去,只是和身边一个穿花牛仔的少年说了一句:奶奶的,真他妈的想真刀实枪干一场。这是每一个玩过这游戏的人都想说的一句话。可见这游戏己经深入民心了。
穿牛仔的少年说:干了又咋样,还不是警察大哥大。黄头发的少年说:真的想干一场。
在大门进场的对面,有一个柜台,在柜台坐着一人,目光可以将厅里各个角落尽收眼底,也可将每个在铺口进出的看得一览无余。小雅进来时他看到,黄发少年说的话他也听到,真要让你干只怕你又尿包了。他微微嘴角上挪。
黄头发的一双手在游戏板上拍个不停,口里也叽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你说咋样能真刀实干一回。
小雅在网游界也应算得上高手,她玩过西游,玩过琅琊榜,也和许多大学生一样,在英雄联盟中天马行空。说句实在话,那些游戏虽然逼真,但都不能算特过味。玩过之后总有一种被人骗了一次的感觉。小雅被一人引领到一台硕大无朋的游戏机前。一个穿西装的人笑意盎然地望着她,似在询问,玩这个您合适吗?小雅明白他的意思说,笑着说:咱是一身正气的大陆警察打歪风邪气的香港黑帮警察。西装笑,香港现在也是插着五星红旗的。小雅说:对,那就当是一身正气的香港特警打死曰本想来钓鱼岛生事的臭自卫队。西装笑,小雅警花也是英姿侠胆。
接过西装男人递过来的一套游戏电子装备,小雅想,玩就玩个淋漓痛快。半夜还要干活,半夜前在电玩店里疯玩,算是对自己半夜还要弄电子眼忠于职守操业的一种奖励,再说自己下了班,在电玩店里也算不了什么违纪,再说警察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就有小九九。
臭警察一出场,小雅一怔,这个警爷细眉细眼,鼻子尖挺,活脱脱一个老爷子,要是师父他知道现在小丫头在电玩店里狂揍一个象他比他还象的人,不气得大喷鲜血才怪吶。
小雅眉笑眼笑,优雅地说,对着屏幕上的那个人说,老爷子,你是前辈,您老先请。屏幕上那个干老头傲然地说,咱是前辈,才不跟黄毛Y头先动手呐。小雅一个勾拳呼啸而去,老头低喝一声,来得好。
西装男人喝了一声,又赞了一声,开眼了,警察姐姐的拳。小雅勾拳一变,对着西装男人鼻尖,男人头往后仰,心里暗叫,好险,避过了。
小雅一脸幸灾惹祸的模样,叫姐么好拳么。西装男人心有余悸地说,倒底是警察,走遍天下都迈八字步。小雅说,迈八字步咋说。男人笑,横行天下威振八方。

4
一个警察混到胡老爷子这般光景,也算得上功德无量了,警界素有神探之称。外面都称老爷子为胡破案。可以说任何案到了老爷子手里没有不破的。老爷子有双毒眼,在大街一溜跶,方园几里蛛丝马迹牛鬼蛇影一览遁迹。在警界保持三十年无遗案漏案,也算得上是个奇迹吧。当然前提是还有三个月零九天如果没有大事发生的话。就是这三个月零九天有什么事发生的话,小雅也相信凭师付那本事,也必是又破了一案。
不过老爷子的上司可不这么轻松,因为胡如文是警界一面旗帜,这旗举了三十年,是个榜样。三十年无遗案,在老爷子正式退休的那曰,欢送词都默好了,材料都基本上定稿了。不能在这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内出什么事。也就是说,老爷子现在是警局内部一个受保护对象,城里大小警事一般都不让老爷子插手。
胡警闲职无事,心里又来事了,心里有点空落有点闹有点堵。
小雅陪老爷子聊天,聊过去老爷子办的经典案子,准备写老爷子的传记类文字。胡老爷子说,那些破案都在档案室里躺着呐。
上面不给我事做,你给我添点,臂如带那家伙过过我法眼。小雅说,爷,那人我也好几天没见。
胡老爷子笑,咋了,不会是听说我要见他,尿怂了吧。小雅说,不是,好象他在忙什么。

共 1 861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幸福往事》依旧在梦里,象童话一样温暖,象武侠一样 ,象爱一样浪漫。情节和语言都是想象得漫无边际,有魔幻的意思。魔鬼和天使在生活中不会出现的。作者富有幻想的构思,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展示了玄幻的奇妙。一个即将退休的警官和一个女警花,为了探寻神秘的电话,多次深入下去,电话亭、游戏厅等多个场所。一层层谜团进一步展开,环环相扣。此篇小说展开丰富的想象力,让思维飞翔。“我们是需要童话的,无论是小孩还是作为成年人的我们,也需要童话。有人说金庸就给我们这些在现实中困顿迷惑的大人们送来了童话。他的武侠小说让我们大人在想象中做了一个好梦。所以,作者非常喜欢安徒生、喜欢金庸。”此篇小说,会给你一个惊奇的悬疑,在感动中体会那种温暖的爱。我们每个人都在寻找真爱,其实幸福的密码就在你的心中!推荐赏读。感谢作者带来玄幻大作!【编辑:海韵】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705090007】
1 楼 文友: 2017-05-02 16:5 :16 往事中的幸福

一天黄昏的时候,我在九江步行街买眼镜,因眼镜不如意,不想买,店主欺生要強卖。这时一个警察拎着警棍和手铐过来,不问青红皂白要铐我。
许多年后,一次偶然,得知这个警官要退休,而且警官在任上获得了许多荣誉。我想起了大学时代的这段往事。
为了让胡警有挫败感,我设计了一个预约抢劫的游戏。告诉胡警,我要实施抢劫的时间和对象。不过抢劫的时间和地点是隐藏在一个很神秘而又浪漫的游戏版本里。这个游戏就叫《幸福往事》。而要这玩通《幸福往事》这个游戏则需要知道一个密码。
我将这个密码设置为一个叫小雅女孩的生日号码。这个女孩小雅是那个打无声电话男人的朋友。最终小雅解密了这个《幸福往事》,那个男人看到了预定抢劫目标前的小雅放置的那束花。
那束花代表什么。是小雅告诉我,她已解读了一个男人的往事,解读了男人藏在游戏中的内心。还是小雅对一个男人内心阴影的救赎。
当我用花来告诉和強调,我在认认真真做一件事,用预约抢劫来挑衅和打击一个即将退休的警察时,这花就是一束复仇的焰火。
当这束焰火被小雅放到农商银行门口时,这束焰火己是一束温情,是一束阳光。是一个女子对一个有创伤的男人幸福的期许。
是梦么。显然不是。
我不知ⅠT男们是否曾编码过这种《幸福往事》的游戏,我想我心里己经将许多往事编成了幸福的回忆。
2 楼 文友: 2017-05-02 16:56:28 品读此篇小说,领略到了不一样的奇特构思,超凡的想象力可以让小说更加精彩!此篇小说充分体现了作者的深厚功底,以及对玄幻小说的热爱,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编按理解不一定到位,还请老师多指教!感谢付老师带来大作!祝您创作愉快! 岁月静好 海韵QQ7867 2982
 楼 文友: 2017-05-02 17:05:18 从一根火柴说起《幸福往事》

第一次读安徒生的童话《卖火柴的姑娘》,我很脸红,因为我没读懂。后来年纪大了,再读它的时候,似乎懂了,似乎明白了大师写《卖火柴的姑娘》时的内心,对安徒生有一种崇拜礼膜的欲望,他用一根小小的火柴温暖了一个冬天,也温暖了我。
一个火柴棒的暖显然是微乎其微的,但它是星火,这枚星火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了下来,它成了一个少年的童话。
我们是需要童话的,无论是小孩还是作为成年人的我们,也需要童话。有人说金庸就给我们这些在现实中困顿迷惑的大人们送来了童话。他的武侠小说让我们大人在想象中做了一个好梦。我喜欢安徒生喜欢金庸。也喜欢自己编了一个又一个梦样的东西。
《幸福往事》依旧在梦里,象童话一样温暖,象武侠一样 ,象爱一样浪漫。我不知我是否做到了这一点,但我想,在梦里我确实做到了。
象我所有的小说一样,情节和语言都是想象得漫无边际,有魔幻的意思。魔鬼和天使在生活中不会出现的,但我们又偏偏喜欢它们,即使是魔兽而不是天使。我让它们成了我所有小说的一个重要元素,也许是在梦里,她们一直激荡着我,也一定激荡过你们。
在《幸福往事》中有两个枝节,可以删去,删去之后,在阅读方面有降低难度的意思。但我不希望你在阅读时越过它。因为我喜欢。
一个枝节是我科技杂志中看到的关于姆大陆姆帝国的故事,这个帝国由于某种未知的原因消失了,象我们中学时读过的桃花源,我们现在是找不到原汁原味的桃花源。
另一个枝节是红皮书《西藏生死书》中的一段话,这个世界上除却生死无大事,但生与死似又是循环因果的。这段话我同样喜欢。
再一个就是小说中几个嬉皮士人名,因为是电玩店里的嬉皮士,我用金庸大爷的小说段誉萧峰这两个大家熟悉的名字,作为代号区别他们与别的人,有一种游戏的意思。
最后要说的是电玩游戏,我现在不玩。二十几岁时我和我妻子喜欢玩《玛丽兄弟》游戏,现在到处是火爆的电玩。老人和大学生们都玩得不亦乐乎。我让情节扣入了游戏电玩中,说不是有时尚因素也沾了时尚的光。
一个小说无论是传统的现实主义自然主义,还是后现代主义,意识流魔幻也好,写作的方法不重于主流非主流,你喜欢就行。有一个叫刁斗作家说,衡量一个好小说的标准是这篇小说要引起读者骚动。骚动这个词可能让你我会误解,是否有异味的含义。但我想,一篇小说让读者读了有了片刻的沉吟,便是一篇不错的东西。
我的《幸福往事》是一根火柴棒,虽然燃烧了全部,没多少热量。但有一丝热一定温暖了我写字的手指。我温暖了我自己。

非常感谢西风社团文友们的友情,感谢他们让我的异类小说登堂入室.感谢海韵百忙之中编辑它.
4 楼 文友: 2017-05-02 22:27:18 品读大作,好过瘾的。学习!
5 楼 文友: 2017-05-0 15:48:44 我的天,看付老师的文章简直是眼花缭乱,花的稀奇,乱的过瘾,佩服你涉猎各种知识之广,不说学习了,打死我也学不会写这样的。
回复5 楼 文友: 2017-05-0 19:06:08 哈,瞧你老火说的,我云里雾里罩不住了。
6 楼 文友: 2017-05-0 19:50: 1 默默地看,默默地欣赏,其它啥也不说,谬评论资格!期待能获得评审组的认可,添个红豆豆 心若在,梦就在
7 楼 文友: 2017-05-09 21: 8:2 祝贺付老师大作获得精品! ( ()
8 楼 文友: 2017-05-15 09:06:54 超凡的想象力,给大家带来精神大餐,恭喜付老师获得红豆一枚! 岁月静好 海韵QQ7867 2982
9 楼 文友: 2017-06-08 11:16:51 只知道诗歌是梦,原来小说也可以是梦啊。这篇小说看得我晕头转向,云里雾里,确实是梦。虽然是梦,但有着超强的逻辑整合。
表达痛苦的方式很多,有人直抒胸臆,有人含蓄表达,而作者,将痛苦化解,以梦的形式得以释放,以爱的形式得以包容,正如此,我们才喜欢童话,因为它是良善的、美好的。
《舌尖上的中国》我很喜欢看,不是它教会我们烹饪,而是让我们发生了兴趣,有了做美食的冲动,并将它艺术化。此文也有这个功效。

-----年劭留评 不妄加评论他人是教养,不被他人评论所左右是修养。
回复9 楼 文友: 2017-06-08 12:51: 8 谢文友阅读并留言。小儿小便黄
小儿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两岁宝宝流鼻血
小孩晚上睡觉流鼻血